欢迎您进入南陵新闻网!
今天是:
爱你,就来格里胡!
我在霭里,幸福等你
烟墩仓里母子井
邂遇在霭里
爱你,霭里
浪漫七夕,霭里有约
首页 - - -标题导航 - 新闻内容
爱你,霭里
【编辑日期:2018-8-29】  【作者:管理员】  【点击次数:次】  【关 闭

宋金珠

    2018年的817日,我参加了县文联组织的美丽乡村文化采风活动,采风第一站,就是烟墩镇的美好乡村——霭里格里胡。

    对于烟墩镇的美好乡村,我已不陌生。第一次来时,参观了桥头、大木山、仓里三个美好乡村。看后感到震撼:真是太美了!它们背靠青山,面临绿水,田间稻谷饱满,白鸟飞翔;地头红薯爬蔓,芝麻串长。村民们热情待客,满满的幸福洋溢在脸上。第二次,是来观看“村长有约——到霭里过小年活动”。今天是第三次光顾。到烟墩美好乡村,犹如逛公园,百看不厌。

    今天我们采风的是霭里格里胡。初听这个名子,我以为去看一个湖。在我们山区,所谓的湖,我以为是一口水塘,顶多是一座水库。当我说出我的疑问时,陪同我们的烟墩镇副镇长彭丽告诉我,是“格里胡”而非“格里湖”。为什么这个村叫格里胡呢?是因为早年这个村上的人都姓胡。为什么叫霭里呢?彭丽解释道,霭,是云气、雾气的意思。因为这里四面环山,山峦起伏,常年云雾缭绕,所以叫霭里。正说着,我们的车就已开进了霭里。远远的就望见黛绿色的青山顶上果真是云雾迷蒙,恍若仙镜。彭镇长告诉我们,这座山叫岑山(古时叫碧山),属九华山余脉,跟青阳、泾县搭界。据说唐朝大诗人李白到泾县寻访汪伦时游居于此地,受到当时村里有钱人胡公的款待后留下佳作《山中问答》:“问余何意栖碧山,笑而不答心自闲。桃花流水窅然去,别有天地非人间。”这首诗是不是李白在烟墩霭里所作,我宁愿信其有,不愿信其无。但有一点是毫无质疑的,霭里确实是“别有天地非人间”。

    早晨出发时,可谓是大雨滂沱。文友们戏谑:今天恐怕不是采风,而是“采雨”喽。我更是打起了退堂鼓。后来从座谈会中得知:早晨有人看到天气不佳,曾建议是不是改期,文联主席罗光成与烟墩镇党委书记丁少敏认为:有风有雨是常态,风雨无阻是心态,风雨兼程是状态。听到这几句后,我不禁对他们竖起了大拇指。是啊,人要想做成大事,是要有一种精神的,这就是所谓的大格局吧。现在看到这样的美景,相信采风团的文友们早晨来时的心里嘀咕和抱怨会一扫而光。是啊,风雨过后见彩虹,我们真正见证到了“霭里”。我想如果是云开日出的日子,恐怕是见不到这样的仙境的。

    我们漫步格里胡,远望青山连绵,近听绿水潺潺。村内古树棵棵,石桥座座。这些都会让你想到久远而厚重的历史。而我这个爱花之人,更专注于眼前大片大片的葵花和格桑花。要是晴天来的话,会欣赏到一片片金灿灿的让人暖心的笑脸,而今天欣赏不到了,有同行者不免感到遗憾,而我却从中读出了感动。你看,一棵棵向日葵静立雨中,几乎是背对一个方向,低着头,像一位慈爱的母亲,为自己的孩子撑起一把把雨伞。这是多么无私的爱啊!

    乘车返回时,路过一片桔黄色的花田。我们驻足欣赏:那一朵朵花小小的,每朵花有六片花瓣,有的是单层花瓣,有的是双层花瓣。文友们告诉我这是格桑花。在我的印象中,格桑花应该是紫色的,是生长在高原上的植物,而眼前的却是金黄色的,生动地开在我们这丘陵地带。是啊,在这个信息畅通的互联网时代,世界真的是越来越小了。这时我无端地想起北京地铁站里的一句广告:世界会残酷地惩罚那些不改变自己的人。

    现今的霭里青山相望,绿水荡波,鲜花盛开,让游人流连忘返。而农家的小院更是让我浮想联翩。这家农户的门前贴着一张八角形的牌子,牌子上写着:美丽家庭户。上面有户主姓名,家规家训,美丽家庭星级评价,家庭荣誉榜。下面还有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等。看到这块标牌,我不禁为烟墩镇党委政府为打造美丽乡村别具匠心的设计而感动。这块牌子,既是对村民的评价,更是对村民的引领,让村民们在物质生活丰富的同时,精神文明也得到很好的提升。从这里,我似乎看到了新时代的“世外桃园”。

    我走进院落。这是一幢两层小楼,侧面是两间厨房和一间餐厅。一位约三四十岁的美女正在打扫卫生。她不好意思地解释说,她是这家老人的女儿,平时不在家,趁暑假这几天有点空闲回家来看看父母,帮着打扫一下卫生。厨房、餐厅地面的大理石被拖得锃亮锃亮的,既有旧时农村用的粉刷洁白的大锅灶,又有城里人用的液化汽灶、抽油烟机等,把城市的文明与乡村的古朴完美地结合在一起。

    看完霭里格里胡,我想套用苏轼的诗: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欲把霭里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村口古树红灯笼上的广告词道出了我的心声:霭里,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