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进入南陵新闻网!
今天是:

春雨三月
回溯时光之地
春光
梨花是一场洁白的盛会
踏青
烟雨江南清明至
到了清明好种田
首页 - - -标题导航 - 新闻内容
烟雨江南清明至
【编辑日期:2021-4-6】  【作者:管理员】  【点击次数:次】  【关 闭

汪宝生

    一首“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从古吟至今的诗句,把人们带进了最美江南四月天。

    裹着一丝淡淡的悲凉和怀念,随着淅沥湿雨的脚印走进烟雨四月的江南,伴着节令的脚步清明如约而至。清明是一个意蕴深厚而含混的日子,一滴滴泪跟着一帘雨水走在还乡的路上。绵绵细雨是故园的索引,是还乡的路标,牵引着一颗漂泊的心回到故乡,清明既是节令却亦是节日。两者就这样水乳交融地延续着。清明的雨,雨意凄迷,这雨是为感天动地的思念而来,有了这雨,清明才显得更加凄楚与悲凉。细雨如落英,纷扰了多少人的心魄;打湿了多少人的泪眼;迷离了远处的山峦和田川;也迷乱了天涯人的心绪。

    清明,一个远古的习俗,在唐诗宋词的意境里就这样飘洒了千年。

    面对这如期而至的节日不禁思念如潮,每一个风尘仆仆的游子归来,都会换上最朴素的衣衫,融入久已没有亲近的故乡。荷塘春色,山峦滴翠,细雨弥漫的江南水乡,荡漾着朦胧的诗意。清明,是一个或雨、或风的时节。是一个叫人沉郁的节日。山路蜿蜒,纷乱的细雨迷蒙了上山的路,雨意微寒薄凉,心也被淋湿的格外沉重,压得人透不过气来,悲凉和忆念在心中变得愈发浓烈。

    每个人的心中都会有一种故土情结,我也一样,心中总是难以忘怀。时常眷念着村前那条流淌的河流和那棵苍老的苦楝树。故乡的那片土地上曾经有我无忧无虑的童年时光,曾经有我的亲人日复一日播种过希望。然而,那片生养他们的土地最终却成了他们永远的天堂。岁月是不会为人间的哀伤停留,也不会为亲人的离去而凄然挽留。时间如流水,却怎么也抹不去人们对亲人的思念。清明,最是寄托哀思的时节。山路上,随时都能遇见上坟、扫墓的人,他们都很虔诚地为自家先人、长辈的坟头上添上几锹新土。

    父亲的坟冷冷清清地横卧在半山腰,与父亲常年相伴的只有清风、白云和山岗上的石头,还有那满山随风起舞的野草。我在父亲坟前栽植的两棵松树也已长成两棵傲然挺立的大树,像两个卫士守候着父亲没有生命的孤魂。

    在千年的沧桑岁月里,清明已凝聚成一种约定俗成的感恩情怀。从古至今,清明已经定格成为一个感恩的节日,在清明节祭拜亡灵,寄托哀思是一个古老的传统,它延续着人们对逝去的亲人的追忆与思念,那一串串的纸钱和燃烧殆尽的香烛,在细雨中虔诚的摆动,寄托着心中无尽的哀思,留下我一生挥之不去的思念和忧伤。

    时光无痕,岁月无声,每当回忆起亲人离去时的痛楚,突然间,泪便会顺着脸颊悄然流下。微风徐来,山岗上的一草一木迎风召唤,仿佛向世人致以最诚挚的微笑。父亲长眠的山腰处,满山的杜鹃开得正艳,像是杜鹃鸟儿的啼血吟唱。清明就这样淡淡地走来,又缓缓地离去。千百年来,它一直延续着中华民族的传统与美德,呼唤着人们心底那份感恩的情怀。

    一堆青冢成为书,一块墓碑说人生。人生是漫长的却又是短暂的,漫长的如遥遥无期;短暂的又如花开花落。人间天堂路,地下几重山,怀揣一颗思念之心长跪父亲的墓前,向长眠的亲人顶礼膜拜。在江南,人们把清明节看得很重。尽管寒雨潇潇,尽管道路泥泞,也阻挡不了人们祭祖的脚步。总是在清明前,在外漂泊的游子,都会陆续赶来祭奠亲人,铲一锹黄土,覆一层哀思,植一棵小树,烧一堆纸钱,孤寂的坟前升腾起一缕缕青烟。

    一堆纸钱,饱含多少思念;一炷香火,燃起心中往事;我扬起手中的铁锹,往父亲的坟头添土。一锹锹黄土,融入了多少依依不舍。望着坟上枯了又绿的野草,我心中突然萌发了一个感悟。草枯了来年再绿,春去了还会在来。人生也一样,人的生命就如一场接力赛,新生命接过先人的生命之棒继续往前奔跑,就这么经年累月不断的循环更新着。生老病死的自然规律谁都无法扭转,就如你挽留不了冬天离去的脚步,也阻挡不了春天的来临,曾经的拥有也不一定是永恒的。

    光阴荏苒,岁月流逝,一年一清明,一岁一相思。父亲已离世多年,我心中的那份思念情感却不曾改变。总是忘不了父亲曾为苦于生计而忙碌的身影,忘不了父亲为人处世的善良和慈爱。往昔如浓浓的雨意,潮湿了我的情怀,如山间流淌的清泉,滋润着我的灵魂。

    清明,是一个思念泛滥的季节。行走在山间的小路,我的心境恍如走进了那句“路上行人欲断魂”的诗句里。我总是忘不了父亲生前对我们姐弟的教诲,父亲常告诫我们,为人者要怀有一颗善心,唯拥有一颗善心才能成为一个正直的人。很少有一个节日意蕴是这般深厚而含混。从小,父亲的言传身教如同给我上了一堂道德课,孝道与感恩已深深镌刻于我的灵魂深处。

    父亲在世时,每到清明节这天,他都早早把我从睡意朦胧中叫醒。然后背起铁锹带着我翻过一座座山梁给祖先上坟,每到一处坟茔,父亲都无比虔诚地在祖先坟前烧上一沓纸钱,还喃喃自语提醒祖先收好自己的钱,磕了头后,才起身往祖坟头上添土,如今,这份神圣的职责搁在了我的肩头,走在山岚间我油然心生一种感怀,不管世事千变万化,一个人决不能不能忘了祖宗。

    清明是一个披着神秘面纱、还略带着一丝迷信的节日。我们不能揭开这种神秘,更不能揭去它的宗教和迷信色彩。如果去掉了这层面纱,清明节就失去了魂,就没有了生命的张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