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进入南陵新闻网!
今天是:

她就是那么白
口琴伴我五十载
穿透故土文学的寻根之旅 论谈正衡小说《芙蓉女儿》的故土情结
首页 - - -标题导航 - 新闻内容
口琴伴我五十载
【编辑日期:2021-1-19】  【作者:管理员】  【点击次数:次】  【关 闭

刘模仁

    在上世纪,口琴曾经是一种很受大众喜爱的乐器,其原因可能是因为它小巧玲珑、价格不高而且音色也很美,但近年来随着人们物质文化需求的提高,大家更青睐高档的乐器,吹口琴的人也就越来越少了。而我却一直衷情于一支口琴,五十多年来,我无论到哪里生活和工作,都把它带在身边。

    这支口琴是我四姨买给我的,那是我刚上小学四年级的时候,我妈妈生了病要到县城里住院治疗一段时间,家里只留下我一个人,眼看我很难继续上学了,当时我的四姨在弋江镇小学教书,她知道了我家的困难,就毅然决定把我接到她那儿去读书。可能是因为刚离开妈妈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我放学以后总是喜欢独自一个人望着天空发楞,有点失落落的。四姨为了安慰我,就准备给我买一种乐器在放学后玩玩,充实一下课余的生活。买什么乐器呢?四姨询问我的意见,我认为买口琴适合,因为它便于随身携带。一个星期天的上午,四姨带着我来到镇上的一家文具店,因为这家店以卖文具为主兼营乐器,所以乐器类商品很少,口琴竟然只有一支。营业员拿出这唯一的口琴让我试吹了一下,我此前从来没有吹过口琴,根本不知道识别口琴的好坏,就不管三七二十一把它买回了家,从此它就一直跟随着我。

    口琴刚买回来的时候,我对它特别有兴趣,每天一放学我就跑到村边的小树林里胡乱地吹上一两个小时,直到四姨叫我吃晚饭时,我才很不情愿地踱回家,一边走还一边吹着不停。由于没有人指点,我摸索了一个多星期,才逐渐知道了每个琴孔的音调。又经过一个多月的练习,我终于吹出了几首简单的儿歌,同学们都十分羡慕我。不久学校放了寒假,四姨的邻居家来了一位客人,他恰好是一名音乐老师,四姨就请他给我指点指点。这位老师详细地给我讲解了口琴音阶的排列方式、吹奏技巧和基础的简谱知识,还对我说,口琴既能吹出单音也能吹出复音,如果只吹单音不太难,只要照着简谱吹就行了,而吹复音时,舌头的动作有点复杂。我跟着他练习了几个小时,吹单音的方法基本上学会了,但吹复音的技巧还没有掌握好。

    虽然我的吹奏水平不高,但这支口琴却是一件宝贵的玩具,极大地丰富了我的课余生活并指引我获得了初步的音乐感知和欣赏能力。可惜的是上了初中以后我住到了学校,功课变多了,还要自己料理生活,难得抽时间来吹口琴,加上我的性格有点内向,不大喜欢表现自己的特长,总担心自己吹得不好,让人家笑话,所以只有在寒暑假时我才会拿出口琴尽情地吹起来。

    过了几年,我高中还没毕业就遇上了“文革”,我和一些不知天高地厚的中学生一起被下放到农村。临出发前妈妈提醒我:“你不是有一支口琴吗,把它带上,下雨天不出工的时候可以吹吹。”刚到生产队时,在繁重体力劳动和艰苦生活条件的双重压力之下,我白天根本没有一点空闲的时间,但每天夜晚我一个人住在远离村庄的队屋中,不由得感到十分冷清和孤单,当我寂寞难耐的时候,就会情不自禁地找出口琴,吹吹自己心中的歌。吹了一段时间后,我发现吹口琴倒是一种缓解疲劳和调节心情的好方法,也就越吹越有兴趣了。我除了吹当时流行的红色歌曲之外,也经常吹一些经典民歌和世界名曲。在心情欠佳的时候,我甚至会连续吹上两三个小时,好像要尽力吹掉我心中所有的郁闷,吹出对未来的向往。吹着,吹着,我心中的忧虑竟然慢慢地消融了,而一股股与困难斗争的勇气却不断地升腾起来。其中我连续吹口琴时间最长的一次发生在1973年夏天的一个漆黑的夜晚,那是因为我们大队分到了一个推荐上大学的名额,大队的父老乡亲推荐了我,但当我兴冲冲地按照大队的通知去县城参加体检时,公社的教育干事却说我不在名单里,我们大队的那个名额已经换给了别人。我强忍住突然涌出的泪水回到了所住的茅屋中,没有洗澡也没有吃晚饭,双手紧紧地持着口琴从傍晚一直吹到了第二天天明。

    在那段日子里,口琴不但是鼓舞斗志的工具,也给我带来了很多快乐和骄傲。我所在的那个大队对宣传工作抓得很紧,大队里有专门的宣传队,每半个月都要配合政治宣传进行文艺表演,当时的农村文艺人才不多,乐器也十分缺乏,因为我会吹口琴,所以也作为文艺人才被推荐到大队宣传队里。我每个星期都要花两三天在那里编节目和排节目,这就使我减少了体力劳动的能量消耗,还学到一些文艺创作知识和表演技巧。每当我编写或表演的节目得到领导肯定和乡亲们夸奖之时,我便感到无限的快乐。后来宣传队解散了,我又当上了民办教师,我的口琴竟然成了学生们见到的唯一乐器,每一节音乐课,学生都会在盼望中等待着我的出现,有时我给学生们演奏,有时我给学生们伴奏,下课的时候,一些调皮的学生还要我把口琴给他们摸一摸,吹一吹。每逢“六一”儿童节和国庆节学校组织学生进行文艺表演时,我的口琴又派上了大用场,我不但要一个节目接着一个节目地为孩子们伴奏,还要为乡亲们表演口琴独奏。

    后来,我走上了新的工作岗位,成了家,工作和家务都忙了起来,又无暇多跟口琴亲密接触了,但一旦有空闲的时间,我仍然会把口琴拿出来,吹上一首自己喜爱的曲子,让自己沉浸在熟知的旋律中,仿佛又回到那激情燃烧的年代。